附Vanguard集团创始人约翰·博格先生生平简介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1-18 08:15

【精选汇编】《共同基金常识》——巴曙松、吴博等译|附Vanguard集团创始人约翰·博格先生生平简介

2019-01-18 06:50来源:金融读书会人才/公募/基金

原标题:【精选汇编】《共同基金常识》——巴曙松、吴博等译|附Vanguard集团创始人约翰·博格先生生平简介

编者语:

《共同基金常识》是指数基金教父博格先生的心血之作,历经市场十年洗礼之后的升级版,堪称投资界的经典必读书。在如今越发复杂的市场环境中,这部重要的著作恰如海中灯塔,一方面传递着最为简单、有效、持久的投资策略,另一方面也考察着共同基金业的行业法则和道德底线。在本书中,博格先生将其一生在投资领域中沉淀的精华悉数呈现,用大量翔实的数据和事实诠释了简单和常识必然会胜过代价高昂且复杂的投资方法;低成本和广泛分散化的投资组合,仍然是以最低的成本和风险实现财富累计的最优选择,并且,这一投资的业绩也将一直优于昂贵的积极管理型基金。根据在投资工具和市场表现方面的新近变化,本书在原版数据的基础上更新了图表、增添了新的评论和分析,这些都提供了及时而可靠的投资指引。作为原书的10 周年纪念版,本书保留了原版的完整内容,同时对19992009年以来的美国基金业的最新进展进行了全面的更新。作者用这10年的数据和事实,对原版书中提出的观点进行了坦率的验证,这些后验的历史事实愈加凸显了原版书中绝大多数观点的参考价值。该书已于2011年12月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下文系该书精华内容摘编汇总,点击标题链接即可跳转至对应页面,敬请阅读。

文/约翰·博格;译/巴曙松、吴博等

如果不十分了解约翰·博格的读者,在读完他包括本书在内的一系列对基金和资产管理行业的尖锐批评之后,说不定还可能会认为这位基金行业的怀疑者和尖锐的批评者可能是基金界的一位资深“愤青”。而实际上,约翰·博格是知名的先锋共同基金集团(Vanguard Mutual Fund Group)的创始人,也是第一只指数型共同基金的建立者,说他是美国基金业的先驱者之一并不为过;先锋共同基金集团也是是美国和全球规模最大的基金公司,其管理的资产是中国整个共同基金行业所有的基金公司管理的基金规模的数倍。约翰·博格的代表作《共同基金常识》是巴菲特最推崇的十本书之一,已经是基金界的经典著作之一,这本书在出版十周年之后,又由约翰·博格重新补充之后出版,我很高兴组织了这本十周年经典版本的中译出版工作,那本一样充满对基金行业的批评和怀疑的书可以与这本书成为很好的对照阅读的著作。

这让我想起罗曼·罗兰的那句名言:怀疑与信仰,两者都是必需的。怀疑能把昨天的信仰摧毁,替明天的信仰开路。

从书中可以看出,约翰·博格作为美国基金行业的先驱者之一,始终以怀疑和批判的眼光,关注着美国基金行业的新变化,并提出自己的反思和批评,在这些批评和怀疑之后,可以从另外一个侧面看出约翰·博格对自己所理解和坚持的基金行业的信仰的坚持。

约翰·博格所创立的先锋公司的徽标是一艘有三支桅杆的船,其出处是18世纪末影响了全球格局的纳尔逊海战,英国的先锋号及其海军战胜了一时风头正劲的拿破仑的主力舰队。从这个角度看,约翰·博格及其先锋集团,也通过对基金管理行业的反思,而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美国基金业的格局和版图,同时也使得先锋集团一跃而成为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

在约翰·博格对基金行业的反思和批评之后,我们也可以看到他在市场面前的谦卑,这些看法在他不同时期的著作和看法中,基本上是一以贯之的,在很大程度上这种类似中国的道家智慧的投资哲学,奠定了他投资哲学的底色。约翰·博格在基金行业的成功从另外一个侧面印证了培根所说的一句话:“凡过于把幸运之事归功于自己的聪明和智谋的人,多半是结局很不幸的”。

约翰·博格在包括《共同基金常识》以及本书的一系列著作中,在讨论资本市场的起起落落、宏观经济周期的波动等时,也呈现出“道法自然”的智慧,他常常把这些比拟为花园里的四季轮回:

“在花园里,草木生长顺应季节,有春、夏,也有秋、冬,然后又是春、夏,只要它们的根基未受损伤,草木的一切都将会恢复正常的。”

在进行公司的评估时,博格提出了十分简单的所谓“奥卡姆剃刀原则”,认为决定股市长期回报率的无非是三个变量:初始投资时刻的股息率、随后的盈利增长率、在投资期内市盈率的变化。他用这样简单的分析框架来分析一只股票、以及一种股票产品的价值。

约翰·博格为了阐述自己的投资理念,也经常引用的一个寻宝的故事:

古代波斯一位雄心勃勃的农夫为了寻宝而远离家乡,他一辈子孜孜以求的是希望找到价值连城的钻石宝矿,可惜一无所成,最后在一连串的打击之下绝望地投海自尽,死时囊中空空,远离家乡。

他家乡的房子也就转给了新的主人。这位细心的新主人认真勘测了解了后院的平原和丘陵,发现就在庄园的小溪中发现了不少晶莹剔透的颗粒,经过检测,原来这就是庄园的老主人万里漂泊所寻找的钻石。

这就是著名的戈尔康达钻石矿的来历。

约翰·博格在反复讲述这个故事时,他反复提醒我们的,无非是要关注一直看起来平常的、就在身边的、但是经历了市场检验的投资常识,钻石其实就在身边,就在市场中。

正因为这种简单清晰,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萨缪尔森教授就说过:“巴菲特不可能使你或我成为沃伦·巴菲特。然而,约翰·博格却能……帮助我们中的任何一位成为一名精明的投资者。”

在一系列的各种演讲和著作中,约翰·博格反复证明,对于投资业绩来说,“均值回归”是必然的,即无论什么类型的基金,其最终的回报必将回归到长期的平均水平。因而试图通过不同投资风格、市值规模、股票价格、发行市场的选择以期获得超额回报,这在长期是徒劳的。约翰·博格尤其强调提醒投资者要注重成本对业绩的影响。无论是交易成本还是税收成本,都会使投资业绩受到明显削弱,保守估计积极管理型基金的各种成本将使投资回报率每年降低2%以上。基于不同的市场环境和市场的发展阶段,不少读者可能会对博格的“均值回复”不以为然,但是,我想强调的是,这本书在分析均值回复过程中所运用的一系列评估分析框架,本身对于读者把握资本市场就是很有参考价值的。

约翰·博格在本书中,重点批判了一些所谓的流行投资观点,强调投资者要避免“投资错觉”。如历史收益率不能代表未来收益,股票市场收益率不等同于基金收益率更不是投资者所获得的真实收益率,基于短期市场波动的投机收益长期来看都难免于“均值回归”,美国资产管理部门的成本最高时曾经吞噬了其总收益的三分之一,美国金融市场上的复杂衍生品会让购买者受损并可能导致系统性风险。作者运用翔实的数据和雄辩的史实,逐一论证这些看似简单但却常常被市场忽略或者误读的观点。

约翰·博格还批判了美国基金业的各种弊病。例如,目前盛行美国的基金管理公司模式恶化了“委托-代理”问题,而真正有益于投资者的“共同化”基金治理结构却很少被市场采纳,基金管理公司越来越为自身利益而非基金持有人的利益而服务,行业赖以产生和发展的受托人原则逐渐被一些基金公司所忘却,基金份额持有人需要更多的代言人和信息披露等等。作为美国基金行业的先驱者,博格对基金业的批判是建设性的,因为这些弊病被重视、关注和矫正的过程,正是基金业重回它创立之初价值使命的必然路径。

约翰·博格还批判了美国的市场经济体制出现危机的根由,他早在2003年就认识到房地产等美国实体经济受到严重的金融冲击而存在泡沫,从而指出像“次贷危机”这样看似偶然的“黑天鹅”事件背后都有着长期被忽略的经济逻辑。他认为,当前美国的代理社会取代了所有权社会,导致机构投资者的专业价值日渐沦陷,作者也并不回避自己曾在“沸腾岁月”中所犯下的错误并拿来为投资者提供经验。2008年金融危机后千疮百孔的金融系统面临着如何修复的挑战,在世界各国都在反思和重建经济增长秩序的时候,作者的冷静分析更有参考价值。

约翰·博格基于他近半个世纪的市场实践经验,对投资市场和基金行业进行批判性的剖析和建设性的建议,由是不难理解为什么有人说“博格的声音代表着华尔街的良知”。

实际上,无论是美国基金市场还是中国的基金市场,如何通过好的制度设计来实现投资者和基金公司利益之间的激励相容,都是关系到整个行业发展的重大课题。基金份额持有人是委托基金管理公司代其理财的,两者之间是典型的“委托-代理”关系。其中的核心问题是,代理人(基金公司)如何才能如合同约定的那样,尽职尽责地为委托人(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利益服务而不是仅仅谋求自身的利益最大化?约翰·博格对美国基金业的分析标明,其重要原因之一在于美国的部分基金公司和投资者之间的利益是激励不相容的;相对于提升基金投资业绩,基金公司更乐于通过营销扩大基金规模。

约翰·博格对个人投资者的投资建议很简单:选择被动型管理的指数基金。指数基金被作者推崇为投资者分享商业收益的“几乎是最好的一条路”,理由是美国市场上的指数基金具有显著低于主动型管理基金的咨询费和管理费,最广泛的分散化投资,最低的换手率以及由此而来的最高的税收优惠。目前美国金融市场上指数基金早已超过1万亿美元,且增速远高于主动型基金。在中国基金市场上的上千只基金中,也有120多只不同类型的指数基金,如何开发更好的指数基金来满足投资者的需求是值得关注的。

本书收集了约翰·博格2000年以来直至2009年的35篇文章,包括论文、演讲、评论乃至回忆录等,分别看来虽然可能有些零散,但如果将这些不同时期的文章串联起来,可以看到作者思想的一致性与逐步深化的进程。事实上,本书所涵盖的主题在不同程度上超出了投资市场或者基金行业本身,作者的笔触还延伸到了企业家精神和管理艺术,对“新生代”毕业生的职业发展和人生选择的寄语,以及对行业先驱的追忆和缅怀等。从这一角度看,本书比博格其他的著作,更能全面地、多侧面地了解其投资哲学和管理理念。正是因为富多样的文章结集而成,不少就是演讲和对话,涉及的范围广泛且有一定的专业性,因此翻译起来有明显的难度,粗读本书的中文译本,依然发现了不少值得再仔细推敲的地方,希望读者注意,同时也希望译者继续努力,为读者提供质量更高的译本,更准确地传递约翰·博格的思想。

巴曙松

2012310日于北京

长期投资——强斯和花园

资产配置——从平衡中获益

简单化——如何到达应去之地

指数化——经验对希望的胜利

股票投资风格——井字游戏

债券投资——逐渐被遗忘?

全球投资——钻石宝地

时间的作用——第四维度,魔法还是专制?

投资相对主义——幸福还是不幸

投资原则——重要的原则不可动摇

基金营销——信息即媒介

现代科技——又有何益?

基金治理结构——策略规则

企业家精神——创造的喜悦

《共同基金常识》 :2011年12月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购书请复制以下链接或点击阅读原文:

京东:

https://item.jd.com/12176871.html

当当:

附:Vanguard集团创始人约翰·博格先生生平简介

约翰•博格先生成长于宾夕法尼亚州布林莫尔地区,于1951年以优异的成绩从普林斯顿大学经济学专业毕业后,便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约翰•博格先生关于公募基金的毕业论文引起了普林斯顿校友沃尔特•L•摩根(Walter L. Morgan)的注意。1929年,沃尔特•L•摩根创立了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平衡基金惠林顿基金,并成为公募基金行业的院长之一。摩根先生为其位于费城的投资管理公司惠林顿管理公司聘用了这位雄心勃勃的22岁年轻人。

约翰•博格先生在1955年成为总裁助理之前,曾在几个部门工作过,这是他在惠林顿公司担任的一系列管理职务中的第一个职位:1962年担任行政副总裁;1965年担任执行副总裁;1967年担任总裁。上世纪50年代末,约翰•博格先生说服摩根先生成立一支股权基金,作为惠林顿基金业务的补充,此后,他成为惠林顿公司成长为公募基金家族的推动力。温莎基金成立于1958年,是一家以价值为导向的股权基金。

1967年,约翰•博格先生领导了惠灵顿管理公司与波士顿投资公司(TDPL)的合并。七年后,由于与TDPL负责人的管理纠纷,约翰•博格先生于1974年9月组建了Vanguard集团,负责惠灵顿基金的行政职能,而TDPL/惠林顿管理公司将保留投资管理和分销的职能。Vanguard集团于1975年5月1日开始运营。

约翰•博格先生创造了一个词来描述他的冒险之举:“Vanguard实验”。在这个实验中,公募基金以成本价独立运作,拥有独立的董事、管理人员和员工,这与传统公募基金的企业架构截然不同。在传统公募基金企业架构中,外部管理公司以盈利为基础管理基金事务。

十年后,约翰•博格先生回忆到:“我们当时面临的挑战,是在重大企业冲突的废墟上,建立一种全新的、更好的管理公募基金的方式。‘Vanguard实验’旨在证明,公募基金可以独立运作,并且可以以一种直接有利于股东的方式运作。”

1976年,Vanguard集团面向个人投资者推出首支指数公募基金——第一指数投资信托。这只基金在当时被业内嘲笑为“非美国式”和“走向平庸之路”,首次承销仅募集到1100万美元。如今,Vanguard集团管理的4.9万亿美元资产中,70%以上为指数基金;市场中其他主流基金公司目前也遵循此潮流,加大了ETF的产品池。由于开创了面向个人投资者的指数化投资概念,博格先生常被称为“指数基金之父”。

1977年,约翰•博格先生与Vanguard集团再次打破行业传统,Vanguard集团停止通过经纪人销售基金,而是将基金直接出售给投资者。Vanguard集团取消了销售费用,成为一家纯粹的无费用公募基金公司,这一举动为股东节省了数亿美元的销售佣金。这也成为约翰•博格先生和其继任者的使命:如今Vanguard集团已成为业界将投资成本保持在最低的基金公司。

作为个人投资者的拥护者,约翰•博格先生被广泛认为帮助提高了公募基金成本和业绩向公众披露的水平。其对保护投资者利益的承诺,常常促使他公开反对在其他公募基金公司的同行中普遍存在的做法。1987年,他在美国国家投资公司服务协会发表演讲时坚称:“我们不仅仅是一个行业。我们必须在信任和受托责任方面坚持更高的标准。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沟通方式、定价结构、产品及促销手段。”

约翰•博格先生常在业界专业人士和公众前发声。他喜欢自己撰写演讲稿,亲自回复Vanguard集团股东的来信,并为Vanguard集团的员工撰写过许多报告,有时这些报告长达25页。根据Vanguard集团的航海主题,他称这些员工为“船员”。(约翰•博格先生以海军将领霍雷肖•纳尔逊(Horatio Nelson)在1798年尼罗河战役中旗舰的名字来命名公司;他认为“Vanguard(先锋)”这个名字与领导力和进步主题相互呼应。)

1996年1月,约翰•博格先生将Vanguard集团的控制权交由其亲手挑选的继任者约翰•布伦南(John J. Brennan)。约翰•布伦南于1982年加入Vanguard集团,担任约翰•博格先生的助手。接下来的一个月,约翰•博格先生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几个月后,他重返公司,就公募基金投资者所关注的重要问题进行写作和演讲。

1999年12月,约翰•博格先生从Vanguard集团董事会卸任,创建了约翰•博格金融市场资源中心,这是一家由Vanguard集团支持的企业。约翰•博格先生生前担任该中心的主席,通过书籍、文章和公开演讲等方式分析影响金融市场、公募基金和投资者的投资问题。约翰•博格先生撰写了12本书,在全球销量超过110万册。

行业成就

约翰•博格先生在投资行业很活跃。1969年至1970年,约翰•博格先生担任投资公司协会董事会主席;1972年至1974年,他担任美国证券交易商协会(现为美国金融业监管局)投资公司委员会主席;1997年,他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时任主席Arthur Levitt任命为独立标准委员会成员。

荣誉

2014年,《时代》杂志将约翰•博格先生评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100位人物”之一,《机构投资者》杂志授予他终身成就奖;2010年,《福布斯》杂志称他为“上世纪投资者眼中比其他所有金融家都更为出色的人”;1999年,《财富》杂志将他列为 “20世纪四大投资巨人”之一;2012年1月,美国一些最受尊敬的金融领袖在博格遗产论坛上对他生平事迹表示纪念。他的其它荣誉包括:

2016年宾夕法尼亚州社会杰出成就奖

2016年度安永企业家终身成就奖

2010年FUSE研究网络终身影响力奖和投资者与投资管理顾问协会理查德•J•戴维斯道德贡献奖

2007年国家经济教育委员会远见卓识奖

2006年企业卓越人才中心模范领袖奖

2003年被耶鲁大学管理学院评为传奇领导人

1999年被《Barron’s》列为投资名人堂成员

1999年因其“在社会服务的杰出成就”被普林斯顿大学授予伍德罗•威尔逊奖

1999年被固定收益分析师协会列为名人堂

1998年被投资管理与研究协会授予专业杰出奖

1986年获得免佣金公募基金协会首次杰出成就奖

社会事业

约翰•博格先生是费城及周边社区民生工作的热心支持者,他积极参与社会事务。约翰•博格先生在他的一本书中写道:“我热爱费城,这是我成长的城市,我觉得她如此美丽。我的根在这座城市,我在这里甚至找到了无法想象的财富。”

约翰•博格先生的社会事业分布到教育、领导和公共事务机构。他是美国国家宪法中心第一任理事会出席和荣誉退休主席。他还是美国哲学协会、美国艺术和科学学院、公共信托和私营企业会议委员会、美国大学优等生协会投资委员会的成员。同时他也是美国印第安学院基金会、美国学院和布莱尔学院的信托人。

企业董事会成员

约翰•博格先生在企业界备受追捧。他曾担任Instinet Corporation, Chris-Craft Industries,Mead Corporation, The General Accident Group of Insurance Companies, Meritor Financial Group, Inc., 以及 Bryn Mawr Hospital的董事。此外,他还是美国印第安学院基金和美国学院的受托人。

学术认可

学术界对于约翰•博格先生的成就表示认可。他分别在维拉诺瓦大学、三一学院、乔治敦大学、普林斯顿大学、特拉华大学、罗切斯特大学、新学院大学、萨斯可汉纳大学、东方大学、威德纳大学、奥尔布赖特学院、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德雷塞尔大学和依马库雷塔大学获得了名誉博士学位。

作家和演说家

约翰•博格先生是世界闻名的畅销书作家:1993年出版《致聪明的投资者——约翰•博格对公募基金的新观点》;1999年出版《公募基金常识:智慧投资者的新要求》;2000年出版《约翰•博格的投资50年》;2002年出版 《品格为先:先锋集团的创业发展历程》;2005年出版《资本主义的灵魂之战》;2007年出版《投资稳赚:向世界最大基金创始人学稳赚不赔的常识》;2008年出版《博格长赢投资之道》;2009年出版《公募基金常识:全面更新十周年版》);2012年出版《投资先锋:基金教父的资本市场沉思录》;2017年出版《向世界最大基金创始人学稳赚不赔的常识——十周年纪念版本》;2018年出版《坚持到底:先锋和指数革命的故事》。

同时,约翰•博格先生在商业和贸易类期刊上也发表了众多文章和评论。

个人生平

约翰•博格先生1929年5月8日出生于新泽西州蒙克莱尔。他曾经服务于布莱尔学院和普林斯顿大学,并且在普林斯顿体育售票处担任管理工作。

约翰•博格先生是一位身材高大,喜欢体育的人,生活中大部分时间他都穿着圆领运动衫。约翰•博格先生酷爱壁球、网球和高尔夫,喜欢航海。他经常被对手形容为球场上的劲敌,在工作中他也保持着这种积极竞争的态度。阅读是他的乐趣之一,《纽约时报》的填字游戏也是如此,他经常在不到20分钟的时间内就能完成。

1956年,约翰•博格先生与夏娃•谢勒德结婚。他们有六个孩子。其中四个女儿分别是芭芭拉•博格•伦宁格、让•博格、南希•博格•圣约翰和桑德拉•博格•马鲁奇;还有两个儿子分别是约翰•C•博格和安德鲁•阿姆斯特朗•博格。博格有12位孙子和孙女,还有6位曾孙。

(完)

文章来源:《共同基金常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微信公众号“先锋领航Vanguard”2019年1月17日(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任何机构的意见)

本篇编辑:徐晓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